老记者眼中的“新”奥运丨刘占崑:我也想说ARIGATO

2021-08-23 刘占崑



ARIGATO,日语里意为谢谢,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刘占崑说,这是他在东京奥运会期间听过最多的日语。

辛丑之夏,全世界的体坛高手汇聚五环之下,展开力与美的角逐,展示共同抗疫的信心。一张张笑脸、一行行热泪、一个个精彩瞬间、一只只特色口罩……构成了刘占崑的奥运记忆。

本来已届退休年龄的刘占崑,为了见证这疫情之下的特殊奥运会,他毅然拿起相机奔赴东京。虽然有着30多年的媒体工作经验,本届东京奥运会依然给他带来了全新的体验——首先,由于疫情的关系这是一届没有观众参与的奥运会,这样的环境之下摄影记者该如何工作?在去之前他也无从得知;其次,当下新媒体环境的快速迭代让老记者当年的拍摄、发稿习惯都必须随之改变,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本文是刘占崑在结束了对东京奥运会的采访报道之后的心得体会,让我们从他的视角看一看这位老记者眼中的“新”奥运是怎样的。

 



640.webp.jpg

 8月7日,在东京奥运会花样游泳集体自由自选决赛结束后,获得银牌的中国队8位姑娘和教练面对镜头挥手致意。虽然只是银牌,但中国姑娘还在尽最大努力向俄罗斯选手在这个项目上的“垄断”地位发起冲击,她们未来可期。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延迟 

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让2020东京奥运会举步维艰,也让其在灿若星河的奥林匹克的历史上,留下极为特殊的一笔。

2019年9月,我工作了34年的中国青年报社规划了最初的全媒体报道2020东京奥运会的计划,当初决定派两个文字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到日本,报社各级领导决定让我这个即将退休的老记者再次上阵,发挥多年体育摄影的经验和优势,站好最后一班岗。

 

640.webp (1).jpg

8月1日,东京新国立竞技场,中国选手苏炳添在比赛后呐喊。在东京奥运会田径男子百米半决赛中,苏炳添以9.83秒的成绩获得小组第一顺利晋级决赛,并打破亚洲纪录,他也成为首位闯进奥运男子百米决赛的中国人。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一切都变了样。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经过了反反复复的研究,无奈地将第32届夏季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7至8月间举办,为此他们承受了超乎寻常的舆论和财务压力。最终,他们做出了最艰难,或许也是最正确的决定——禁止观众入场观看比赛。

对于我来说,本应在2021年1月退休,但被疫情卡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了。为了我喜爱的体育摄影事业,也为了不给自己的记者生涯留遗憾,我向报社打报告提出了延迟退休的请求,很快就得到了团中央和报社领导的批准。很多朋友劝我说:“你年龄大了,这疫情也没谱,干脆也别去了。”可我心里笃定,一定要去报道这次特殊的奥运会。

 

640.webp (2).jpg

8月1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跳高比赛中,意大利选手 G. 坦贝里(Gianmarco Tamberi)得知自己与卡塔尔运动员穆塔兹·巴希姆(Mutaz Barshim)共同获得冠军后超级开心。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防疫

奥运会虽然重要,但生命大于一切,防控疫情必须摆在第一位。

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比以往复杂了许多,按要求进行了出发前96小时和72小时的核酸检测,鼻子被捅得超级难受。我提前下载了日本防疫健康宝OCHA,每天打卡登记健康状况。我的防疫用品几乎占了行李箱的大部分地方,最后一天还赶忙把一只紫外线消毒灯塞进箱子。

 

640.webp (3).jpg

7月27日,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获得体操女子团体冠军的4位俄罗斯奥林匹克队的姑娘在领奖台上摘下口罩,满足了摄影记者们的拍摄需求后,随即按照防疫要求戴好。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据统计,全世界共有1.6万名新闻工作者抵达东京奥运会进行采访报道工作,虽然这个数字比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2.5万名下降了不少,但依然可以感受到大赛前的新闻大战和防疫的紧张气氛。

奥运证件和口罩是每个人的标配;记者们除了吃饭喝水睡觉,每时每刻都要戴着口罩,新闻中心的桌子间都隔着透明的挡板;记者们多次到小隔间里“吐口水”,进行核酸检测。

 

感动

过去,我在分享新闻摄影的经验时曾告诉别人,无论在多么热闹、复杂的新闻现场,摄影记者的内心一定不能被干扰,必须心无旁骛才能拍到该拍的东西。

我还总拿1993年9月24日凌晨北京申奥失利的那个终生难忘的瞬间当佐证,《9.23北京不眠之夜》这张照片被很好地记录在135黑白底片里,是因为当时现场的所有人都惊呆时,我还保持着一个职业摄影记者的冷静。

可在东京奥运会上,我彻底不冷静了一回。

8月2日,在女子排球比赛现场,中国女排虽然以3比0战胜了阿根廷队,但因为之前小组赛的三连败,已提前无缘晋级8强,结束了本届奥运会的征程。

 

640.webp (4).jpg

8月2日,中国女排在本届奥运会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主教练郎平深情拥抱每一位队员。此前,因小组赛的不佳战绩,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女排无缘晋级8强,郎平也将不再担任中国女排的主教练。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赛后,中国女排的姑娘们手拉手围在一起鞠躬感谢亲如妈妈的郎平指导,郎导满含热泪一一拥抱每一位姑娘,场上的DJ播放着歌曲《阳光总在风雨后》,并以中文为中国女排送行。

此时,几乎在场的所有中国记者都热泪盈眶,我更抑制不住地感动,眼泪流进口罩里也顾不得擦,只顾着不停地按着快门。

不一会儿,漂亮的女排姑娘——9号张常宁拉着队友龚翔宇走向我们笑中带泪,跟中国体育报女摄影记者刘亚茹说(也相当于跟所有在场的中国摄影记者说):“亚茹阿姨,我们坐下,您帮我们拍一张带奥运五环的(照片)吧。”

我赶忙跟亚茹姐一起按下快门,而且按了好几“梭子”。我真心希望最大限度满足她们此刻的这个小要求,将这美好瞬间化作永恒。后来,这张张常宁和龚翔宇普通又不普通的纪念照,在网络平台获得超高的阅读率、评论和点赞。

 

640.webp (5).jpg

8月2日,在东京奥运会中国对阿根廷的排球比赛结束后, 笑中带泪的中国女排9号队员张常宁(左)与队友龚翔宇坐在奥运五环标志上拍摄纪念照。当日,小组赛积分不足的中国女排提前出局。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经验

如今,媒体运作方式早已不是2008北京奥运会时的模式,“话题+流量”成为媒体考核成绩的标准。

为了后方的点击率,绝大部分中国摄影记者每天都要围着有夺金点的项目转,因此,这场中国女排东京奥运会告别赛,很多记者想来也来不了。但我笃定,这场比赛一定能拍出精彩的图片。我始终坚信,良好而准确的预判能力是拍出好照片的重要前提。

到东京奥运会采访,我是中国摄影记者中年龄最大的,但不一定是手段最多的,我积累了30多年体育摄影和发稿的经验,如今,有的能用,有的根本用不上了,因为时代变了,读者需求变了,“拍摄+发稿”的技术手段也变了。

多年来,我乐于追求“一图胜千言”,但在这届奥运期间,我却要在抢抓照片与抢先发稿之间做一个艰难的平衡和取舍,这很难,有时因为着急发稿而错失了难得的精彩瞬间,有时为了抓拍“珍贵一瞬”,而延误了上线速度,让后方平台的关注数据不好看。

不过,有一个经验始终让我收获良多,当一个比赛项目结束后,先别着急忙慌离开,在现场“沉”几分钟,是收获“与众不同”的绝佳方法。

8月4日,花样游泳双人自由项目的决赛结束后,我在看台上发稿,也不忘眼观六路,突然发现两名身着泳装的运动员在奥运五环标志下蹦蹦跳跳地拍特色纪念照,酷似展翅飞翔。我赶忙锁定这精彩瞬间,事后查资料得知她们是法国的夏洛特和劳拉,在比赛中仅获得第8名,成绩并没影响她们的心情,能站在奥运赛场上都是好样儿的!

 

640.webp (6).jpg

8月4日,法国花样游泳运动员夏洛特(Charlotte)和劳拉(Lara)在奥运五环标志前“展翅高飞”。她们在双人自由项目的决赛中获得第8名。刘占崑/中国青年报

 

ARIGATO谢谢

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国际奥委会把奥林匹克口号从“更快、更高、更强”修改为“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强调了人类社会在困难时期团结一致的必要性。在奥运赛场,每天都涌现着团结的力量和感人的瞬间。

8月1日,在田径女子100米栏的一场半决赛中,位于第6道的牙买加选手汤普森,在奔跑中撞栏倒地痛苦不堪,随后9道上的匈牙利运动员卢卡也发生失误未能完成比赛,但卢卡不顾自己的伤痛和失落,赶忙去搀扶和安慰汤普森,在赛道中上演了暖心一幕。      

   

640.webp (7).jpg

8月1日,在东京奥运会田径赛场举行的一场女子100米栏的半决赛中,匈牙利选手卢卡(Lucca)不顾自己因失误造成的伤痛和失落,去搀扶和安慰摔倒在地的牙买加运动员汤普森(Thompson)。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中国游泳运动员张雨霏在女子100米蝶泳决赛中,以0.05秒错失金牌后依然笑容灿烂,强大的自信心助她随后再夺两金一银;在跳高赛场,来自卡塔尔的巴希姆和意大利的坦贝里都跳过了2米37的高度,两人都拒绝了裁判提出的“加赛”要求,愿意共同分享获得金牌的喜悦;在女排比赛中,两名土耳其姑娘为了救球,嘴对嘴撞到了一起疼痛难忍,队医治疗时,其他队员围成一圈用爱守护队友……

 

640.webp (8).jpg

7月25日,在东京奥运会游泳比赛中,中国选手张雨霏(中)跃入水中的英姿。她以小组第一名的成绩晋级女子100米蝶泳决赛,有望为中国游泳军团冲击金牌。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640.webp (9).jpg

8月2日,在东京奥运会俄罗斯队对土耳其队的女排比赛中,两名土耳其选手为了救球,嘴对嘴撞到了一起。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640.webp (10).jpg

8月2日,在东京奥运会俄罗斯队对土耳其队的女排比赛中,土耳其队队医为受伤运动员治疗时,其他队员围成一圈用爱守护队友。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8月8日晚,东京奥运会的火炬缓缓熄灭,巨大而空旷的看台大屏幕里打出了ARIGATO的字样,这句“谢谢”意义深远,让人感动。闭幕式结束后,东京奥运会的蓝色吉祥物Miraitowa跑进新国立竞技场内与人们合影留念挥手惜别,Miraitowa寓意充满永恒希望的未来。

 

640.webp (11).jpg

8月8日晚,东京奥运会的圣火缓缓熄灭,在东京新国立竞技场看台的大屏幕上,打出ARIGATO(日语谢谢)的字样。刘占崑 / 中国青年报

 

30多年来,我采访过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体育赛事,每一次都能体会到体育精神下凝结的力量与情感,但这一次最为特殊、愈加强烈、更觉温暖。

 

更多刘占崑东京奥运会精彩摄影作品:

 

640.webp (12).jpg

8月7日,在日本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举行的男子10米台决赛中,背后贴着胶布参加比赛的中国选手曹缘。最终,曹缘为中国队赢得跳水比赛8枚金牌中的第7枚。每一块金牌的“背后”都有超乎常人的付出和努力。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640.webp (13).jpg

7月31日,在奥运会50米自由泳的比赛前,芬兰运动员托简索罗·芳妮用瓶装水打湿身体,这比用泳池水要更利于防疫。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640.webp (14).jpg

8月5日,在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团决赛中,中国小将孙颖莎以3比1击败日本选手伊藤美诚,实现了东京奥运会上对对手的“双杀”。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640.webp (15).jpg

8月4日,在东京奥运会花样游泳双人自由自选决赛上,中国老将黄雪辰(前)和孙文雁以一套惊艳的“蛇”舞,勇夺银牌。这也是这对30多岁的老将,特别是妈妈选手黄雪辰第二次获得奥运会花游双人项目的亚军。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

 

640.webp (16).jpg

8月1日,东京新国立竞技场,在奥运会女子铅球决赛上,中国选手巩立姣高举双臂庆祝胜利。第四次参加奥运会的巩立姣以20米58的成绩毫无悬念地夺冠,破除了“只差一枚奥运金牌”的遗憾并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大满贯。“没什么比梦想更值得坚持”是巩立姣的座右铭。这张照片也被用在中国青年报的新媒体宣传海报中。刘占崑 /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