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然后呢?丨韩佳龙:认可与鼓励是我最大的收获

2021-07-14 中国摄影杂志


2021年度“摄影毕业季”全国高校摄影优秀毕业作品评审活动征稿现已截止。 在整个征稿期间,共收到了包括视频作品在内的11000幅/件作品,针对作品的评审活动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由《中国摄影》杂志主办,目前已经进行到第三届的“摄影毕业季”活动,持续关注高校摄影专业毕业生的创作生态,展现高校影像教育的成果,探讨专业影像教育领域的现状与问题。几十名摄影专业毕业生因为“摄影毕业季”活动的入选而获得了业界的关注与垂青,对于这些毕业生来说,这将是他们未来延续艺术创作道路的新起点。

2020年,韩佳龙毕业于西安理工大学。他的毕业作品《2020春天的我们》以敏锐的视角记录了身边的同龄人因疫情来临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因其明确的问题意识和紧扣时事的创作思路获得了评审的认可,因而入选了第二届“摄影毕业季”年展。

毕业之后的韩佳龙是否还保持着对于现实的关注?离开校园之后的他会不会改变自己创作的初衷?为此我们对韩佳龙进行了访谈。



640.webp.jpg

 “2020春天的我们”系列,2021年 韩佳龙

 

Q:毕业了,你的创作还在继续吗?

我的创作还在继续。继《2020春天的我们》在去年入选2020年“摄影毕业季”之后,我在2021年又完成了一幅。这幅作品讲述的是疫情期间留学生的状态。在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时,国外疫情却处于大规模爆发期,留学生群体不能出国返校完成学业。长时间的学业停滞又有可能面临延迟毕业,这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扰。拍摄这幅作品,也算是让自己的毕业作品更完整些。同时,在2021年里,《活动路线》这个新的选题正在创作中,我想通过这一组作品探讨空间与人的关系。

 

640.webp (1).jpg

“活动路线”系列,2021年 韩佳龙

 

Q: 离开学校之后的生活会让你对当初创作的想法产生什么改变吗?

没有改变。我理解的纪实摄影就是事物信息的承载和传播,可以略有协调,但是不能够曲解事实。

 

Q:离开学校之后,回看自己在摄影专业学习的这段时光,你最大的收获和遗憾分别是什么?

我是带着认可和鼓励离开校园的,这是我最大的收获。这让毕业后的我在人际交往中非常自信,对我的人生规划与发展非常重要,也是我现在的重要宝藏。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了,没有时间想遗憾。

 640.webp (2).jpg

“活动路线”系列,2021年 韩佳龙

 

Q:《中国摄影》杂志“摄影毕业季”的入选,对你职业生涯或继续求学产生过什么帮助或影响?

《中国摄影》杂志在我心里是行业标杆般的存在。去年的入选犹如给我的作品打了高分、发了奖状并且得到展示,也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更多关注的机会。

 

Q:毕业之后你在做什么?

毕业后我就创业了。经营了两家创业公司:一家是文化传媒公司,主要负责企业的品牌规划和形象包装;另一家是网络科技公司,主要举办一些比赛,目前我们正在搭建一个赛事平台。

 

640.webp (3).jpg

“活动路线”系列,2021年 韩佳龙

 

Q:毕业之后的学习、工作情况是否符合你毕业前的预期?

不太符合。工作上没有在计划的时间节点完成目标,忙忙碌碌也没能够有计划、有节奏地继续进行摄影创作。

 

Q:如果让你分别对马上要入学以及马上要毕业的学生说点什么,你会告诉他们什么呢?

我想对即将入学的同学们说:信息传递的方式不断在改变,单只是静态图片的形式已经不能满足时代了。希望学妹学弟们能考虑多多掌握一些创作手段。 

对马上毕业的同学们我想说:我一直觉得影像专业的就业比较特殊,主要表现在市场的门槛低、竞争压力大。我感觉每个影像专业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有策划能力的,就业方向的选择不一定只是用使用摄影技巧,技巧只是表现手法,我们还得是思维先行。

 

640.webp (4).jpg

“活动路线”系列,2021年 韩佳龙

 

Q:《中国摄影》 杂志新一季的“摄影毕业季”作品评选活动即将开始,你会对这一季的学生作品有什么样的期待吗?

每一届的“摄影毕业季”都精彩夺目,我希望有更多的人不止是国内毕业生参加投稿。新一季的“摄影毕业季”中包含了视频作品的评审,我觉得作品会更加丰富多彩,我一定会继续关注,当今年“摄影毕业季”相关内容的杂志出版以后我准备购买若干本作为收藏。


采访、整理/实习编辑 吴方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