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海双年展中的“摄影”

2021-06-16 中国摄影

DSC06797.jpg

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主战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第13届上海双年展自2020年11月启动,本次展览共迎来64位/组艺术家/团体的76件/组作品。其中33件为本届双年展新委任创作,是上海双年展历史上新委任作品数量最多的一届。在空间分布上,主展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与孙科别墅遥相呼应,共同呈现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们的力作。


上海双年展是中国大陆首个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自1996年创办以来,始终以上海城市为母体。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安德烈斯·雅克表示,“水体”这一主题,并不局限于讨论历史、地理环境等问题,人身体的70%是由水组成,所以在这次展览中,“水体”不仅是关于一座城市的记忆或是水域记忆,更多是引发人和人之间,身体和环境之间的内在联系。他认为,本届双年展可以理解为是一个“生态联盟”,着眼于人类、超人类和后人类的液态性,着眼于他们之间互渗互生的流动方式。“不同机体组成了自身具备气候环境的生态网络,这是团结、选择、互动的特殊形式,可以通过不同的‘机体’来培育,生成并激活。”


DSC06576.jpg

第13届上海双年展展览现场 


安德烈斯·雅克强调,这次展览并不是阐述任何观点,或表明任何立场,而是形成各种机会的生态系统,来重新感知我们对于身体的使用,重新感知我们现实的存在,通过艺术家作品带来更多惊喜。进入双年展,开场作品虽是从地质出发,随着观展进程,展览作品逐渐延伸至关于性别观念、社会属性以及更广阔的宇宙概念。展览就是一个“水体”,借助水纹通向了各个地方。


在此次双年展中,可以看到装置、录像、雕塑、声音、摄影等多种媒介关于这一展览主题的表达。摄影在此次这样一个当代艺术展中是处于怎样的位置,又是如何紧扣主题的呢?它和其他艺术形式是怎么融合的?以下是展览中的独立摄影作品,或摄影作品作为其艺术项目重要组成部分的结合。稍有遗憾的是,这次双年展中纯粹的(静态)摄影作品悉数可见,而且摄影更多是作为多媒介创作中的手段之一。

 

1、阿尔贝托·巴拉亚(Alberto Baraya,生于1968年,现生活工作于波哥大)自2002年开启了长期艺术项目“人造植物标本集”,旨在对18世纪欧洲植物学家在新大陆对于自然资源的“发现”和“归类”提出质疑。作为此项目成果的一部分,巴拉亚在本届上海双年展展出的《在地档案》是一个装有近2000张相片的老式图书馆档案柜,柜内的相片拍摄于过去的18年间,并印在索引卡上收录。它们按不同类别和顺序归类,讲述着人造植物在日常生活、节日庆典和商业活动中的用途。

 

2、珍娜·苏特拉(Jenna Sutela,生于1983年,现生活工作于柏林)的创作媒材不仅是文字与声音,她亦擅长调用具有生命的媒介,如枯草芽孢杆菌、纳特细菌和多头粘液霉菌多头绒毛霉菌。在此次上海双年展,珍娜·苏特拉将展出其最具代表性的一系列对于“神经可塑性”(neuroplastic)描绘的作品,其中包括一组头部造型的玻璃器皿,以及两幅大尺幅的物影摄影。

 

3、在摄影作品《卡拉奇系列之一》中,德国柏林的艺术家巴尼·奥贝迪(Bani Abidi)遐想了一个安静的黄昏时分,人们从各自家中走出,汇聚到城市的公共空间。透过镜头,艺术家凝视着空旷的街道,想象着生活于此的居民彼此不同的人生境遇。在孙科别墅中以半透片灯箱的形式,与6频影像作品《游乐园》交错展出。

 

4、来自美国纽约的艺术家黛安·赛弗林· 阮(Diane Severin Nguyen,)认为传统的摄影冲印是图像从液体中诞生的过程,她通过摄影这一流动媒介捕捉与定格“湿漉漉”的瞬间。她在孙科别墅中展现7幅摄影作品,在光与影的交织中聚焦“非生命态”存在物的内在张力。


5、安东尼·蒙塔达斯(Antoni Muntadas,生于1942年,现生活工作于纽约和巴塞罗那)是当下最活跃的艺术研究者与实践者之一,其作品在世界各地的重要机构及艺术盛会上进行展出。他近年的研究项目“亚洲礼仪”(Asian Protocols)聚焦于东亚三国,深度剖析了不同的文化现象和社会特质。参展于第13届上海双年展的摄影作品《红》是“亚洲礼仪”更为个人化的延续,这系列作品拍摄于2017年10月1日,当时安东尼·蒙塔达斯漫步于上海的街道和广场,并以镜头捕捉了国庆期间城市各处出现的红色。展览以64张关于“红”照片组成了照片墙。


6、利亚姆·扬(Liam Young,生于1979年,现生活工作于洛杉矶)是一位思辨建筑师兼导演。其作品《星球城市》描绘了一座有100亿人口(地球上的全部人口)的想象之城,这里没有自然原始森林,而是向上发展的密集性人类森林。影片中,全城365天不间断地进行节日舞蹈游行,每天都有不同的狂欢节、文化活动和庆典。这部形如城市的虚构作品既展现出非凡的明日图像,又迫切地检视了当今世界面临的环境问题。展览现场还放置了影片中出现的面具物件,以及一系列照片(视频截图)。

 

7、伊西娅尔·欧卡里兹(Itziar Omariz,生于1965年,现工作生活于毕尔巴鄂和纽约)的表演艺术作品中的“衍生品”《伊林齐重复(静音)》系列由七件摄影作品组成,记录了在美国纽约的鲍尔里街和格兰街的拐角处发生的表演。照片中表演者正在大街上发出一连串“伊林齐”的声音。这些图像清楚地说明了捕捉声音这种形式是多么困难。


8、阿斯特里达·奈伊玛尼斯(Astrida Neimanis,生于1972年,现生活工作于悉尼和加拿大基隆拿)主要研究气候变化、水和具象并进行知识生产。克莱尔·布里顿(Clare Britton,生于1980年,现生活工作于悉尼)是一位视觉艺术家。朗达·迪克逊-格罗弗劳婶婶(Aunty Rhonda Dixon-Grovenor,生于1951,卡迪格尔/比基加尔/塔鲁格部落和宇恩族长老,悉尼“沃兰”海岸地区传统(原住民)后裔),在悉尼科技大学学习并担任课程讲师,教授《原住民议定书》、气候正义、国家、水和联系的神圣性,以及故事创作和去殖民化方法论。《川流终为海》是这三位研究者兼实践者于本届上海双年展期间发起的城市合作项目。应三位创作者之邀,一队步行者跟随潮汐的节奏,沿着悉尼的库克斯河漫步16公里,直至河流汇入博特尼海湾和太平洋。展览现场最终以途径路上拍下的照片、录像、实物文献、地图来呈现。


而在上海,另一队步行者伴着水路的潮汐漫步前行,完成了一次遥相呼应的踏浪之旅——“上双水文漫步”行动。上海是因水兴城,江、浦、塘、浜,泾、洪、溇、港等水路融会贯通。近代以后,由于人口激增的问题以及填水造路、断流筑道的现代城市基建,曾经的水路逐渐消逝或改道,曾经维系生存的大江大河则演变为景观式的河流。借助“上双漫步”小程序,上双水文漫步行动邀请参与者重新发现遁藏或是匿踪的水路,漫步者自身的行动轨迹将覆盖于老上海的水路图之上,从而行走于时空交错的水文肌理之中,让个体与城市产生别样的情感联结。

"水文漫步"小程序示意图


9、城市项目 · 上海闵行和松江的水域人文视觉版图“超流体2.0” 

作为本届上海双年展第二阶段“生态联盟·院校联呈”板块中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师生团队的参展作品,“超流体”基于上海松江自然水系的调研,运用当代艺术语言和数字媒体的表现方式对人文历史的变迁发展进行梳理和视觉版图的表达。现在将再度开启关于上海本地水系资源的专题创作,推出“超流体2.0”版本,以上海新闵与松江地区为调研实践的蓝本,通过摸索和剖析这两地的自然水系脉络资源,开展人文历史与日常生活的田野调研。这些弥足珍贵、持续生长的调研成果将以写作、摄影、影像、声音、装置作品的形式在新闵万科中心图书馆中呈现。



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一个展览“水体”

时间:4月17日至7月25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孙科别墅等地

竖版海报 Vertical Post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