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你的位置:《中国摄影》官方站点 >> 资讯 >> 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无需理由,中国摄影画廊首展

发布: 2019-5-28 22:45 |  作者: 周星宜  | 来源: 中国摄影

与会嘉宾合影(从左至右:马夫、何志高郎、徐艳娟、李舸、段正渠、于坚、张亚东、罗江华、王文澜) 周星宜 摄


5月28日下午,由《中国摄影》杂志社、中国摄影画廊主办的《无需理由——赖声川 于坚 段正渠 张亚东作品展》在新创办的中国摄影画廊开幕。展览由马夫策划,呈现戏剧家赖声川、诗人于坚、画家段正渠、音乐家张亚东的70幅摄影作品,这是中国摄影画廊成立后的首展,《中国摄影》杂志2019年第5期亦推出同名大型专题。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顾问、著名摄影家王文澜,原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副巡视员罗江华,特想光影(北京)总经理何志高郎等到场祝贺。《中国摄影》杂志主编徐艳娟代表主办方感谢四位艺术家及相关人士给予展览的支持和帮助。



展览开幕现场 李森 摄


如今的数码摄影似乎已经开始颠覆人们对照相的认知。在这个人人都拍照的年代,更多的拍摄成为工作和生活的工具或娱乐的消遣。


展览现场 朱兴鑫 摄


而在本次展览中,我们所看到的四位艺术家的摄影作品,不仅是玩票似的闲情,他们把摄影与自身的工作相互关联,把摄影当作艺术创作的素材与灵感的触发,并通过影像实践对社会和人生进行别样的观察与思考。

 

中国摄协主席李舸、顾问王文澜,参展艺术家于坚、段正渠、张亚东,《中国摄影》杂志主编徐艳娟与近20家媒体进行访谈交流。 周星宜 摄


媒体访谈交流会精要


于坚:我的摄影创作中充满着日常细节,无论是回望故乡,还是在外旅行,我倾向于保持细腻和敏感。在我看来,无论是赋诗还是拍照,发现和展示生活中的细节都至关重要。


段正渠:这些年的拍摄多用来为绘画积累素材,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在搞专业摄影,而是出于个人创作需求而拍摄。摄影与绘画相似的地方不少,比如构图、光线、刻画人物表情等,这也是我的兴趣点所在。


张亚东:摄影对于我来说非常难,因为我觉得摄影依赖于难以更改的现实,因此在摄影创作中我尝试改变自己对现实的看法,这个过程很有趣。我对摄影十分痴迷,比如冲洗照片时可以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期间我任何音乐哪怕一个音符都不想听,只想安静聆听暗房里的水流声,享受摄影带给我的乐趣。


李舸:我认为四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都具有唯一性。作为摄影机构的组织者,我们希望帮助那些真正有追求、有想法的摄影创作者成为艺术家或往艺术家的方向去努力。摄影不是一件娱乐的事情或大众的事情,摄影创作应当具备独立的思想与情感,以及对当下社会具有思辨性的观点。


王文澜:作为一名摄影专业工作者,从“无需理由”参展艺术家身上,我获得了必须要摄影的理由。艺术是共通的,音乐、诗歌、戏剧、美术等皆与摄影穿插交流、相互影响。那么,再回到摄影就必须坚持摄影的底线,使摄影语言能够记录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我们所身处的历史。 


观众观看段正渠作品 朱兴鑫 摄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画家段正渠坚持摄影几十年,这是他的摄影作品首次进行展出。他带有纪实摄影风格的黑白照片,在经意与不经意间,从容而又略带刻意地记录着乡村的人们和那里的风景。即使他自谦地说,这些拍摄多用来为他的绘画积累素材,但它们依然可以独立成篇,依然掩盖不住好照片的惊艳。

 

现场同时展出段正渠的油画作品 周星宜 摄


严格来讲,段正渠的摄影并非标准的纪实摄影,它具有纪实性,但从画面的结构、照片之间的关系,以及拍摄的初衷,都留有一位绘画者去关照事物的明显痕迹,他并不特别在意光线、构图,也不刻意记录一个线索,也不试图讲述一个完整的事件和故事。他似乎更关注那个触动绘画灵感的瞬间,他的镜头上捆绑着画布,从取景器望过去的眼睛是一双画者的眸子,而非轻浅地张望。

 

段正渠与首都师大学子及观展者在自己的作品前合影 李森 摄


段正渠的摄影有着很强的难以言说的绘画性,他的摄影与他的绘画有着非常相似的气质,从现实发轫的自我表达,在虚实之间游动,看似拙笨、粗糙的画面,在荒诞、诗意中交错。


未能来到展览开幕现场的赖声川专门录制VCR表达祝福 朱兴鑫 摄


戏剧家赖声川一向对摄影充满兴致,在台湾辅仁大学念书时,图书馆里的《时代生活》中布列松的作品让他“叹为观止。虽然我知道有很多其他的摄影可以做后制,但是我一直认同他那种刹那间捕捉人生片段的概念。”

 

现场展出的赖声川作品 周星宜 摄


近二十年来,赖声川热衷拍摄生活中看到的影子,拍摄时他没有过多的思考,被吸引了、感兴趣了,“扣下快门,就是了,不再去修整或修正,刹那即是成品”。“只不过我选择不去捕捉生活中属于人类活动的事物,而是选择所碰触到的影子,可能这就把我带进一个比较抽象,完全属于形式的世界吧”。行走于世界各地的他,习惯了在一堵墙面前驻足,墙的颜色、肌理,以及投射在墙上的光影,莫名地吸引着他,让他近乎本能地用照片把这一面面墙壁收藏起来。

 

悬挂着的赖声川作品 周星宜 摄


影子,是实物的投射。赖声川对影子不厌其烦地长久关注,是对现实的有意躲闪,还是对现实迂回的表达,我们不得而知,但至少在这些玄虚的光影中,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实”的存在——斑驳的裂痕、沙砾的突起——时间在这里酝酿的烙印变成音乐与诗句。极简的画面,也是赖声川生命的态度,如同他20多年的拍摄居然没有买一台单反。他喜欢简单的生活,连同他的戏剧也只想表达人间朴素的悲欢离合。

 

几十年,承受或是享受着舞台喧闹的同时,赖声川独自漫步街头,观看,发现,凝视,然后掏出相机,然后得到了这些没有情节的几块颜色,更倾向是生命的空白与间隙。如果说赖声川的摄影赏心悦目,还带有装饰性,可能是一种误读,至少在这些看似从容的画面中,还是能体会到其中的孤寂与慌乱。


张亚东在自己的作品上签名,作品采用锌板特殊材质打印制作 周星宜 摄

 

作为王菲、莫文蔚、朴树等一众大牌歌星的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在流行音乐界人气甚高。他真正开始拍摄不过七八年,但现在已经是准专业级,从设备到技术,从对摄影史的了解到当下的新派影像,都如训练过一般。

 

观众观看张亚东作品 李森 摄


张亚东是个安静的人,他的摄影极像他自己。他倾向拍摄人以外的事物,与人特别是陌生人的交流,让他有不自在的羞涩。他说“最爱静物,人物也喜欢但是交流太麻烦,太依赖人物自身的状态,难度比较大。”所以他把注视给了一朵花,一片水,一枚刚使用过的在自家卫生间里的剃须刀——平静地横躺在那里,锈迹水渍挡不住它骇人的锋利——亦如张亚东的性格。海边的一堵短墙,一丛杂草同样吸引着他的目光,即使有鸟叫蝉鸣也该是安静的,但他的工作却是为了声音。

 

观众观看张亚东作品 周星宜 摄


张亚东的摄影看不到与音乐的直接关联,但是不难发现,在优雅的表象下隐藏着不安分的躁动。这该是音乐的因子在影像中的渗透,抽象的音符不能直接幻化成形象,它只能带来某种指引,或仅仅是一袭模糊的情绪。


张亚东为粉丝在《中国摄影》2019年5期专题上签名 朱兴鑫 摄


云南诗人于坚是位老牌的摄影者,举办过摄影展,出版过自写自拍的图文书。于坚的摄影,大致有两类,一是刻意要通过照片告诉我们什么,二是任由个人意趣的放肆,亦如他的诗歌。他“蹑手蹑脚,尽量不惊动世界”。他四处张望着“只是记录了一下,看了一眼,将世界从大地转移到纸上,转移到图像中。”

 

观众观看于坚作品 李森 摄


于坚从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一个焕然一新的故乡,令我的写作像一种谎言”,能写下这样句子的一条大汉,断然是特立独行的。而他的摄影并没有成心摆出与众不同的姿态,少有激烈和造作,他用正常的语调和语法书写他的影像。


于坚作品旁同时展出他的代表诗作 周星宜 摄

 

在于坚的摄影中,可以感受到力量之外的一股温情:一口锅、两把熨斗、几只鸥鸟、几张欢愉的脸。这或许是诗人该有的情怀,敏感而善意。


于坚为粉丝签名 周星宜 摄


四位参展艺术家都是有成就的人,从事着不同的艺术行当,他们作为副业或闲情的拍摄,给我们带来别样的观看,也给我们“熟悉”的摄影带来一种新鲜。艺术没有高下,唯一的判断是品味与格调。无论他们是戏剧家、诗人、画家还是音乐家,其实,他们都是摄影者,都是在生活和生命中从没有忘记举起相机的人。

 

张亚东、于坚、段正渠(从左至右)共同接受参展纪念品 周星宜 摄


本次展览得到特想集团的鼎力支持,在展品制作上根据不同作品风格,用锌板、亚克力等特殊材料打印制作,既突出了作品个性,也为观展者增添了全新的感受。


展览现场,陈列着《中国摄影》2019年5期与《北京青年报》整版报道 周星宜 摄

 

开幕式当天,等候入场观展的观众 钟华连 摄


展览将持续至6月30日。


☞点击了解更多展览信息

☞点击了解更多参展艺术家信息




 中国摄影画廊首展 

无需理由

——赖声川 于坚 段正渠 张亚东作品展


主办:《中国摄影》杂志社 中国摄影画廊

策展人:马夫

时间:2019年5月28日-6月30日

(每日10:00-16:30 周六、日休息)

地点:中国摄影画廊

北京东城区金宝街隆基大厦南楼5层



摄影,在这里······

期待您的光临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Copyright © 2009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3005283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9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