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你的位置:《中国摄影》官方站点 >> 资讯 >> 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国内狗仔摄影师坎坷路:曾遭围殴 盗版成他公敌

发布: 2009-9-04 11:28 |  作者: admin 

编者按:

  本文摘选自体坛网,描述了国内估计名气最大也最惹人讨厌或者追捧的狗仔队——风行工作室的“艰辛”生活,依照文章描述,这些狗仔队工作辛苦异常,生活艰辛,而且还很有“职业道德”,但依据其它方面的消息,明星们的生活也因为狗仔队的存在而变得异常“艰辛”。问题是,到底是谁让谁“艰辛”?谁会感兴趣别人的“艰辛”?谁又在消费别人的“艰辛”?

  转载此文,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也提醒各位读者谨慎对待。

体坛网讯 北京时间9月3日 最近,孙悦的“车震门”事件一直是闹得沸沸扬扬,而曝光此事的狗仔队也随之浮出水面,他们就是内地第一支成立的狗仔队——风行工作室。

  风行工作室的核心成员为两人,分别是有着大陆第一狗仔之称的卓伟和大陆第一图片狗仔的冯科,一个擅长文字一个精于偷拍,这“一文一武”也可谓是珠联璧合。卓伟本名韩炳江,原本就是天津娱记出身,而冯科的经历则有点特别,他当年是湖南省射箭队的队员,曾是国家一级运动员,不过这份特俗的经历锻炼了他的眼力和力量,为他今后从事偷拍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2006年,他俩老招募了两名摄影,一个司机,共同组建了内地第一支狗仔队——风行工作室,从此他们开始全面阻击娱乐圈:顾长卫车震门、窦文涛激吻门、伊能静牵手门、赵薇情定王励勤、夏雨恋上高圆圆……风行工作室几乎包揽了内地娱乐圈的所有重磅八卦,打响了风行工作室的名头。

  对于明星来说,专辑和电影就是他们的名片,而对于狗仔队来说,只有多爆猛料他们才能继续生存下去,我们普通百姓在报纸杂志上读到的一条八卦新闻可能就需要狗仔队员长时间的付出 。冯科主要负责的就是拍摄,他做狗仔拍到的第一条猛料是:刘晓庆出狱后与男友打球。为了拍到这组照片,他从刘晓庆出狱起就跟着她,足足跟了25天,终于拍到刘晓庆的素颜照。有时候,狗仔队员面对的不仅是辛苦,更是危险。2003年10月,《功夫》剧组在上海拍戏,几个上海的同行告诉我片场看的严,拍不着,冯科和周报的兄弟们就赶过去了。到片场上海车墩影视基地的时候,剧组正在一个巨大的玻璃屏前拍包租婆追周星驰那段戏,冯科一看从正面过不到,就找机会绕到他们后边,后边是一片杂草丛,为了不让他们发现,他埋在草里爬了80米,一边儿爬还得一边注意,因为工作人员时不时到草丛这边来方便,等他爬到玻璃屏后拆完一块玻璃时,手上湿乎乎的,再一看,掌心像断了一根血管似往外喷血。冯科当时就想,爬都爬过来了,不能不拍啊。身边没有都是杂草,他只能把袜子脱下来,往手上一捆,血算是不喷了,就再继续拍。等到去医院的时候,袜子跟伤口都粘在一块儿了,医生把袜子一撕和连在一起的皮肉一撕,冯科说他这辈子感觉就从来就没这么疼过。其实从医院走出来,冯科的工作并没有完,他还要领着一帮兄弟再去拍,因为杂志的读者不会只满足单一场景的图片 。但冯科实在走不动,失血过多的他,躺在医院的草坪上,晕了半个小时。 还有一次更危险的经历,2004年《千机变2》剧组在云南拍摄,冯科再次和卓伟一起赶到现场。当时剧组因为拍戏,影响到了当地农民的正常生活,当冯科的一个兄弟拿着镜头拍摄时,遭到了剧组人员的毒打,在一旁的冯科赶紧冲上去,嘴上大声吼着不要再打,但相机却一直在闪着快门。“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希望留下他们打人的证据,后来被发现了,他们就开始打我。当时相机还不够先进,连拍之后需要缓冲很长时间,所以当时他们把我打倒地上的时候,我没有抱着头,而是两个手保护着相机。”后来冯科和朱振华都被打下了河,等两人从河里爬上来之后,就开始疯跑,“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能跑,从山下到山顶,再从山顶到山下,整整跑了两个小时。

  卓伟主攻的则是文字,之前窦唯在《新京报》门口烧车,不满的就是卓伟的报道,赵薇和王励勤第一次在街头相拥,王菲和李亚鹏的恋情第一次曝光,也都是出于卓伟的报道。卓伟到底是谁?在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输入卓伟的名字,你都会发现,近三年来百分之八十震动娱乐圈的大八卦都是出自卓伟的手笔。虽然不像冯科那样会在拍摄过程中就遇上很多暴力危险,但有时候作为执笔人的卓伟受到的打击或许更大。2006年4月的窦唯烧车事件可谓让卓伟在圈内外彻底扬名,自那之后,卓伟走到哪里,与人互换名片时,总会引来一声惊呼,“哦,你就是那个把窦唯气得烧汽车的人啊!” 

  窦唯一把火,引来全社会对狗仔记者的声讨。他换了新单位,同事们给他取了一个别号,“神捕!”年终回总部开年会,念到他的名字时,掌声雷动。会后也有个年轻女孩儿追上去问他,“卓伟,你整天干那些事儿,会不会觉得羞愧啊?” 好在,多年的社会阅历已经让卓伟变得非常成熟,他并不是十分在意外界对他的攻击。

  除了要承受实时的危险和众人的非议之外,风行工作室还面临着其他很多的苦难。经费不足就是他们所面临最严重的问题。风行工作室现在有两组人马,每天晚上都要盯到很晚,卓伟觉少,睡个把钟头就又生龙活虎,“但年轻人不行,早上都起不来”。也不敢不让他们休息,等人枯燥、盯人紧张、追人危险,“追车的时候出过两次车祸了,幸好副驾驶上都没坐人”。他想再增加一组人马,这样三组三班倒,不至于太疲劳,也能够实现24小时都有人值守。这两年,由于他们盯得紧,明星们夜里都学乖了,有些聪明的主儿跟狗仔们打起了时间差,大早上起来约会,这感觉好比交警还没上岗,搞点违章违规的事儿少点心理负担。其实说起来也就是添一辆车、一个摄影、一个司机的事儿,可工作室每个月两三万的开支,他们刚刚能够应付,再添人手实在是困难。由于工资待遇不高,他们辛苦带出来的年轻人往往在得到经验之后便选择跳槽,这给工作室的打击也非常大。另外,工作室面临的另外一个困扰就是盗版,在中国,盗版不仅仅存在于音像和图书,摄影图片也存在着大量的盗版,冯科称因此“深受其害”。1996年10月,莱茨为了偷拍麦当娜刚刚出生的孩子,租下了麦当娜邻居的一个几平米平台,为此莱茨的“CA图片社”要付出每天5000美金,而等到莱茨拍到足够可用的素材时,已经过去了10天。但这组照片最后卖了20多万美金,除去投资,平均每个人还可以赚到5万美金。但这种方式对于风行来说显然不适用,常常是周三的报纸一出,周四各地报纸就开始盗用他们的图片。“我们曾试着要告他们,不过后来发现根本没用,等把所有盗用者告一遍,大半年也就过去了,我们也就饿死了。我们跟‘老美’不一样,他们干十天活儿,休半个月的假,我们是没有周六和周日,365天连轴转。

  不过,即便困难重重,卓伟和冯科还是一直坚持着他们自己的狗仔事业。“我们的职业底线就是不违法。我们只是用镜头和报道去还原‘明星’生活的真相”。在这个是非难判的娱乐圈里,明星在强大的人脉关系建立的保护伞下,做着一些法律和道德所不容而外人所不知的事情。“某电视剧一线演员,搞婚外情,被我拍下来之后通过各种关系,最后找到了我的领导,把稿子毙了。还有一个电视剧一线演员,欠了别人钱,赖账跑了,最后稿子也被压下来了。最令我气愤的事情就是把我的报道压下,这不仅仅是一两篇稿子的问题,而是对我职业最大的一种欺辱。在卓伟的职业经历中,曾有多次有人试图“收买”卓伟,但都被他拒绝了,“钱和真相比起来,肯定是真相重要,真相也是瞒不住的。” 

  也许真正坚定卓伟和冯科走这条路的就是狗仔的本质,那就是反权威、反体制,你不是什么偶像,什么精神支柱吗?我就要把你真实的一面曝出来,也并不是说要打倒你,我就是要还原事实的真相。



TAG: 公敌 坎坷 摄影师 盗版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Copyright © 2009 Chinese Photography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3005283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9 号